当前位置:首页 > Cms文章 > 正文

美特种兵2019年扩至7.1万人 在全球75%国家作战

07-25 Cms文章
  2019年扩编至7.1万人!美军特种兵在全球75%国家执行作战任务
 
  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美国“战争无趣”网站7月18日发表了尼克·特斯的题为《无国界特种部队》的文章。
 
  在2018年6月初,在索马里小镇贾马梅附近的一个小型军事哨所,随着迫击炮弹排山倒海似的射了过来,轻武器射击开始变弱。当袭击结束时,一名索马里士兵受伤。如果伤亡只有这些,那么毫无疑问你永远不会听不到这个消息。
 
  然而,美军突击队员当时也在那个前哨基地作战,4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需要疏散到别的地方进行紧急救治。另一名美陆军“绿色贝雷帽”特战队员亚历山大·康拉德阵亡。
 
  2017年12月,在尼日尔与当地部队并肩作战的“绿色贝雷帽”特战队在交火中击毙了11名“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两个月前的10月,“伊斯兰国”组织在尼日尔发动伏击,造成4名美军士兵死亡,“绿色贝雷帽”成员也在其中。
 
  美国军方一开始称此次任务是向当地部队提供“咨询和协助”,然后又说是“侦察巡逻”,是更广泛的“训练、建议和协助”任务的一部分,最后才被披露为暗杀或抓捕行动。
 
  2017年5月,在索马里的一次突袭行动中,一名美海军“海豹”突击队员死亡,另外两名美军士兵受伤。五角大楼称此次行动为“咨询、协助和陪伴”任务。
 
  正如《纽约时报》在2018年3月所指出的那样,2015年到2017年,至少还有10次以前没有报道的针对驻西非美军的袭击事件。过去5年来,“绿色贝雷帽”、“海豹”突击队和其他突击队员在一个鲜为人知的法律授权下展开行动,参与索马里、喀麦隆、肯尼亚、利比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和突尼斯的非洲特种作战人员的侦察和“直接”突袭行动。
 
  这一切不应该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在非洲和地球的其他地方,美军特战部队定期参与一系列范围广泛的任务,包括特殊侦察和小规模进攻行动、非常规战争、反恐、人质营救和安全部队援助——即组织、训练、装备军队和为外国军队提供咨询。而且,每一天,几乎在每一个地方,美国突击队员都在参加各种训练。
 
  除非以灾难性结果而告终,否则大多数任务都秘而不宣,只有少数美国人知晓。仅2017年一年,美军突击队员就部署到149个国家——约占全世界国家总数的75%。根据统计,在今年头半年,美军最精锐的特战部队已经在133个国家执行任务,这几乎相当于奥巴马政府最后一年的部署,是乔治·W·布什执政最后时期的部署国家的两倍多。
 
  2018年初,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雷蒙德·托马斯将军在2018年早些时候对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说:“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应对我们国家如今面临的威胁、保护美国人民、保卫我们的国土以及维持有利的地区权力平衡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然而,当我们专注于今天的行动时,我们必须同样关注未来所需的变革。特种部队必须适应、发展、获得和部署新的能力,以便继续成为未来独特、致命和灵活的力量的一部分。”
 
  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以来,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实际上一直处于变革的状态。在自那时以来的岁月里,特种部队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在发展。
 
  虽然大多数任务涉及训练、指导或军事演习,但特种部队士兵也经常参与美国在广阔的全球战区的作战行动。
 
  美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部队主要部署在中东、非洲和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任期6个月。在任何时候,平均约有400名“突击队员”在18个国家境内执行任务。
 
  美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马歇尔·韦布中将说,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17年与伙伴国举行了78次联合训练演习和其他活动。2018年2月,空军突击队员在瑞典进行了北极训练,但这种训练只是任务的一部分。例如,空军特种作战人员最近被派去帮助营救被困在泰国山洞深处的12名男孩和他们的足球教练。
 
  多年来,美军特战部队一直处于看似毫无节制的扩张状态。这一点在非洲最为明显。2006年,部署在海外的所有美军突击队员中只有1%在非洲大陆活动。到2016年,这一比例跃升至17%以上。到那时,专门到非洲的特种作战人员更多——有1700名特种作战人员分布在20个国家,比中东以外的任何地区都多。
 
  然而,最近,《纽约时报》报道说,“五角大楼全面审查”美军在非洲大陆上的特种作战任务,可能很快会导致在那里的突击队员人数大幅减少。
 
  显然,非洲司令部被要求考虑,在18个月时间里将突击队员的人数减少25%,在3年内削减50%,会对其反恐任务产生什么影响。最终,只有大约700名精锐部队将留在那里。
 
  拟议中的削减计划似乎也符合五角大楼最新的国防战略,该战略强调了从反恐重点向俄罗斯和中国等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所构成的威胁的转变。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今年1月说:“我们将继续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但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现在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焦点。”
 
  形形色色的分析人士对拟议中的裁军提出质疑或批评。前美国驻非洲大陆突击队负责人唐纳德·博尔克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没有我们现在这样的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暴力极端组织的效力将会提高,我们将在这一领域失去信任和信誉,破坏该地区的稳定甚至进一步遭到破坏。”
 
  阿姆斯特丹安全分析家戴维·迈耶哀叹说,随着非洲的地缘政治重要性日益增强,“华盛顿打算减少它在非洲大陆已经很少的参与极具讽刺意味”。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论。多年来,特战司令部成员以及国会、智库和其他地方的支持者都在大声抱怨美军精锐部队的行动节奏激增以及特战部队成员由此受到的压力。特战司令部司令托马斯在国会说:“大多数特种部队都被使用到了极限。”
 
  事实上,马蒂斯在2017年指出,美军特战部队与正规军部队之间的界线正在模糊,后者很可能将承担之前由突击队承担的任务,尤其是在非洲。
 
  今年早些时候,负责特种作战和低强度冲突的助理国防部长欧文·韦斯特在对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提及“研究将正规军作战部队与特战部队区分开来的界限的必要性”时,提到了马蒂斯的言论。他尤其强调了陆军的安全部队援助旅,该旅最近刚刚成立,负责执行顾问和协助任务。
 
  今年春天,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高级成员詹姆斯·英霍夫建议将其中一支部队专门派往非洲。
 
  美军特战部队明年可能扩编而不是削减。特种作战司令部2019年的预算要求增加约1000人,届时将有7.1万人。2018年4月,在参议院新的威胁与应对能力小组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新墨西哥州参议员马丁·海因里希指出,在未来几年,特战司令部将“增加大约2000人”。该司令部还准备使2018年成为全球范围内另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年头。如果美国的特战部队在本财年结束前再部署到17个国家,那么这个数字将超过2017年的破纪录总数。
 
  特战司令部司令托马斯今年早些时候对新的威胁与应对能力小组委员会说:“美军特战司令部将继续招募、评估和挑选最优秀的军人。然后我们训练队友并赋予他们力量,以解决最棘手的国家安全问题。为什么‘绿色贝雷帽’和‘海豹’突击队需要解决国家安全问题,这是一个长期以来无人解答的问题。
 
  或许其中一个理由是,自“绿色贝雷帽”在2001年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以来,美军就一直参与那里的战斗,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也参与了包括喀麦隆、伊拉克、肯尼亚、利比亚、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菲律宾、索马里、叙利亚、突尼斯和也门在内的其他前线地区的大量战争。
 
  托马斯说:“组成特战部队的人员的创造性、主动性和精神是我们最重要的资产。”这些资产很可能在2019年继续增长。(编译/洪漫)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ausitnet.com/cms/12.html